猴子石缴枪

编辑:脉脉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3 05:09:24
编辑 锁定
猴子石缴枪,发生在1917年11月护法战争期间,3000多北洋军队从湖南衡宝一线沿铁路线向北溃退,逃至长沙南郊猴子石一带。为了保卫长沙城,使学校和城内居民不被劫掠,当时就读于湖南第一师范、年仅24岁的毛泽东,率领100多名学生志愿军,连同附近警察埋伏于离猴子石很近且地势险要的金盆岭,突然袭击,迫使溃军缴枪。因此,猴子石也成了毛泽东成长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1] 
2009年6月28日毛泽东之孙毛新宇为长沙“猴子石”碑揭幕。[1] 
名    称
猴子石缴枪
地    点
湖南长沙市猴子石
时    间
1917年11月18日
参战方
北洋军某混成旅之一部,毛泽东为首的学生军
结    果
毛泽东为首的学生军获胜
参战方兵力
三千余人
伤亡情况
毛泽东为首的学生军无一伤亡
北洋军溃兵伤亡不详
主要指挥官
毛泽东

猴子石缴枪事发地点

编辑
如今的猴子石,成了一处交通要道 如今的猴子石,成了一处交通要道
猴子石,本叫“浦石”,是曾矗立在湖南省会长沙市的湘江东岸的一块巨大的石头。猴子石高约7米,占地约10平方米。石头上有突起,形状酷似一大一小两只猴子。大猴子在南,高约2米,似身穿官服,腰系玉带,面江远眺;小猴子在北,高约1米,偎依在大猴子身旁,形同母子。故人称此石为“猴子石”。清末学者陈运溶在《湘城访古录》中对此记载为:“湘江东岸边高三四丈,有石如狮头,下有深潭”,“奇险可观,俗呼猴子石”。遗憾的是,1973年,因修建长沙市第三水厂,猴子石被炸掉,只留下“猴子石”的地名。[2] 
为纪念毛泽东第一次指挥“作战”,2009年6月28日在猴子石大桥东岸、桥头堡北边重立了“猴子石”石碑,并由毛泽东之孙毛新宇为石碑揭幕。[1-2] 

猴子石缴枪背景起因

编辑
就读第一师范时期的毛泽东 就读第一师范时期的毛泽东
1917年7月初,张勋拥清废帝溥仪复辟,不久复辟丑剧即告结束,而重新掌握北京政府大权的段祺瑞却在宪法研究会的鼓噪下,顽固地拒绝恢复《临时约法》和召集国会。9月18日,孙中山发起反对北洋军阀、维护《临时约法》的“护法战争”。期间,北洋军政府段祺瑞派往湖南镇压护法运动的北洋军阀傅良佐,被桂系军队谭浩明所部打败。傅良佐带着他的残兵败卒逃出长沙,朝湖北方向溃退,而谭浩明部还驻守在衡山湘乡一线,不能及时赶到长沙。于是,长沙暂时成了一座空城,仅靠数目很少的警察维持秩序。这时,忽然传来这样的消息:驰援傅良佐的北洋军某混成旅之一部,闻知傅良佐已败走湖北,也无心恋战,便由株洲湘潭方向沿粤汉铁路撤往长沙,已经到了距第一师范不远的猴子石一带。[2-3] 

猴子石缴枪经过结果

编辑
第一师范 第一师范
溃军抵达长沙南郊猴子石的消息不久传入位于城南近郊的第一师范,第一师范校长孔昭绶决定将全校近一千多名师生员工集体到城东五里的阿弥岭暂时躲避。还是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学生的毛泽东为了不使学校遭受兵祸,在详细分析了敌我双方情况之后,形成了一个依靠学生志愿军开展护校护城的方案。在毛泽东的劝说下校长孔昭绶同意了这一方案。
随后,毛泽东亲自到猴子石附近,探听溃兵的真实情况。他经过侦察得知,这些溃兵已完全陷入饥饿、疲劳,又不知道长沙城内的兵力情况,害怕再遭打击,犹如惊弓之鸟,已经丧失战斗力。如果组织力量来击退这些溃兵,是完全可能的。他经过周密考虑,立即返回学校,向孔校长提出应急方案:组织学生志愿军,设伏截击溃兵,收缴他们的枪械。孔昭绶经过与方维夏和其他老师紧急磋商之后,终于接受了毛泽东的建议,并授权毛泽东全权指挥学生志愿军。毛泽东受命后,立即会同孔校长作出决定:抽调配有枪支的学生志愿军100名左右,做好出发准备;紧急动员全校师生把桌椅板凳都搬出来,堵住学校所有门,形成多道屏障,准备迎战。接着,他又带着学校的公函到南区警察分局,联络警察统一行动。这样,全校师生、抽调的学生志愿军和一些警察,都统一归毛泽东指挥,他成了“三军”的统帅。
时将黄昏,孔昭绶和毛泽东率领荷枪实弹的学生志愿军,并携带着爆竹和煤油桶,分成三队,绕道潜伏在猴子石附近的几个山头上,对溃兵形成居高临下的包围之势;同时,让警察扼守在学校后面的妙高峰上。这时,溃兵心惊胆颤地向北移动,企图进城。待到距伏击区不远的地方时,警察和学生军在山头上一齐开枪射击,同时一边鸣放装在煤油桶里的爆竹,一面齐声高喊:“傅良佐逃走了,桂军已经进城,缴枪不杀!”霎时间,枪“炮”齐鸣,喊声震天,犹如千军万马横扫过来。北军本是惊弓之鸟,经此突然袭击,队伍顷刻瓦解,士兵东躲西藏,溃不成军,约有3000余人当场缴械投降。当晚败兵露宿在第一师范前坪,第二天由商会发款遣送回北方去了。就这样,长沙城免除了一场兵祸。毛泽东果断勇敢、智取溃兵的事,受到全校师生的交口称赞,都夸他“浑身是胆”。孔昭绶为嘉许毛泽东超人的胆略和非凡的组织指挥能力,提升他为一连连长。对于这次军事行动,毛泽东自己也感到很满意,他觉得不仅受到了实战的锻炼和考验,还初尝了统率士卒、纵横驰骋和谋定后动、挥洒自如的惬意,使他对战争的艺术有了初步的兴趣。很久以后,毛泽东还在闲谈中提到,说他“搞军事,那才是第一次呢”!
有了这次经历后,1918年南北军阀再战时,张敬尧部队侵入长沙,孔昭绶便再次授权毛泽东组织了“警备队”,并担任队长,负责护卫学校。这年4月,湘东战事仍然很紧张,长沙城内风声鹤唳,居民连觉都不敢睡。毛泽东则带领警备队日夜巡逻,严密地保卫着学校,从而使学校仍能照常上课。为了纪念这件事,孔昭绶特命摄影留念,并在这张照片上题词:“戊午上期,本校教职员学生弦歌不辍,几不知有兵祸云。”这张珍贵的历史照片,作为毛泽东当年带领学生志愿军护校的见证,至今仍陈列在“湖南第一师范学院青年毛泽东纪念馆”内。[2-4]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非地理 地理